00011001的電子之海

各種雜記放置區

【朧月夜】月鳥之語

「小蘇,請在那裡坐好。」
粉色櫻頰的少女外貌似芳齡正值荳蔻年華,不過她早已並非可稱為少女的年紀。
眨著雪銅色的澄澈雙眸,平常被她的式神碎葉挽起的及背黑髮隨意披散著。
她總以乾淨透明的嗓音溫柔呼喚蘇萬,然而現在語氣卻帶有一絲不容拒絕的威嚴。少女伸出柔嫩細短的手示意蘇萬坐在自己前方一塊刻有歲月痕跡、稻草顏色早已轉深的榻榻米上。

她嚴謹而姿態自然優美地跪坐著,看得出受過良好且嚴格的禮儀。
今日穿的小紋是珊瑚地搭配月鳥圖案,腰間則為轉換心情從一重太鼓結換成活潑有趣的兵兒帶,因少女的喜好縫上了略展西洋味的布織手工蕾絲。

和服袖柔軟垂落在榻榻米上,布料散發淡淡珠光的高級質感,想必是由高級的絹絲製成;
事實證明,少女每件和服皆是與小有名氣的和服屋訂作的,畢竟使用珊瑚色做底又縫製月鳥的人少之又少,況且,和服內裡縫製了和服屋的家紋。

她一掃平日的淘氣,只純粹凝視著蘇萬,渾身散發不容侵犯的氣質。

「請告訴我,親愛的。」
少女柔聲說,那把聲音彷彿羽毛般飄逸著,太過純淨,甚至要透進骨髓裡。

「為什麼──要欺負同學呢?」
年約十二歲上下、身著日式褲裙的蘇萬,乖乖依照相模的話正坐、低頭沉默著。

「…………」
「小蘇覺得自己是正確的嗎?」

見蘇萬沒有回應,相模又一聲問道。
此時蘇萬毫不猶豫地點頭,相模再次嘆了聲。


「暴力可不行呀,至少下次不可以對同學動粗喲,報復解決不了事情的。」

「相模,哪有人像您那樣教孩子的?」
略帶責備的低聲從旁傳來,相模聞言轉過頭去,表情十分訝異。

「銀河,你回來了?」
「怎搞得俺像失蹤人口的語氣說著?不過是去幾座山裡敘敘舊罷了。」

一位身材結實、穿著黑色厚布大衣,輪廓粗獷的青年蹙著眉無奈攤手。
對方有一頭鼠灰色長髮──蘇萬知道,對方也是相模的式神‧銀河;他大搖大擺地走入室內,一屁股盤坐在相模身邊。
換成自己、壹夜或是霧夏,這樣不雅的坐姿肯定會被叱責的,然而相模卻對式神不遵循禮儀的態度沒有半句怨言。

「喏蘇萬,俺聽說咧,儂是因為霧夏才動手的吧。」
「哎呀?是銀河說的這樣嗎?小蘇?」
「…………」蘇萬依然低著頭。
「蘇萬的成績也不好吧。」
「銀河,我不在意小蘇成績的喲…」
「…………」
「蘇萬在學校也被欺負吧?」
「──噯?」
相模愣了一下,急切地詢問:
「小蘇,這是真的嗎?」
「…………」
「哎喲,儂打算這輩子嘴巴就閉著啊?」
「誠實的孩子才招人喜歡啊?相模,這傢伙是因為──」
「請不要說。」

蘇萬打斷銀河的話,面無表情的望著銀河,再次重覆剛才的語句。

「請不要告訴相模。」

聽聞此言,相模露出一臉悲傷的樣子,以小袖掩面低下頭。

「看來,我不被小蘇信任呀…」

蘇萬見狀睜大眼睛,立刻慌了手腳拼命搖頭,似乎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緊張的解釋。

「不是的!相模小姐。」
「因為,小蘇不願意告訴人家…嗚。」

袖後傳出相模的細細哽咽聲,室內籠罩著名為沉默的空氣。

「…………」
「………對不起。好的,相模小姐,我會說,對不起。」

過了一會兒,蘇萬放棄掙扎,緩緩開口;此話一出,相模立即笑容滿面地抬頭,雙手合起。

「啊呀,那太好了,小蘇請一字一句說清楚喲。」
「……好的。」
「真是…您老愛騙小孩子。」


銀河在旁嘀咕,相模轉頭笑著柔聲問道:

「哎呀,你說什麼呢?」
「沒什麼。」銀河立即閉嘴。
「那麼小蘇,是因為?」

「他們說霧夏的壞話,他們欺負霧夏,不喜歡。」
「我要比霧夏差才行。」
「我要比霧夏差,他們就不會討厭霧夏,他們會討厭我。」

蘇萬認真的說,但是相模靜靜的聽完後卻顯露哀傷的神情。

「小蘇,人家也不喜歡小蘇被討厭唷。」
「因為妳既是我的弟子,同時也是我的女兒,請不要忘記了。」

──真的嗎?

──我,真的可以有家人嗎?
──明明奪去了黑槿姐姐的家人。
──可以嗎?

──只有一瞬間也好。

在和室裡,蘇萬低下頭,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經過良久的時光,蘇萬才發覺這是過去的夢境。
  1. 2014/09/25(木) 12:09:36|
  2. 創作 企劃 陰陽師公會
  3. | 留言:0
<<【點村/詩丹】主線1-初相遇 | 主頁 | 【花散里/任務六/貪食蛇戒/互動】螺旋絲線>>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曾經經過的貓咪

自我介紹

elin

Author:elin
BL、GL、BG三向通吃,主食BL,肉食性。
喜歡貓,夢想是能住在一棟可以養七隻貓的房子。
也喜歡枕頭,睡覺時被枕頭圍繞視為人生至福。

最新留言

最新文章

類別

Script by Lc-Factory
(詳細:Lc-Factory/雑記)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