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1001的電子之海

各種雜記放置區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5)

我經由這次體驗學到了一件事。
沒有人會救我,也沒有人可以幫我,因此我只能自救。
每天殺蟲的工作更換成動物。

人是會習慣的,我們漸漸的將那些動物視為食物不放入任何感情,只要不殺就沒得吃,大人如此訓練著我們,也因此麻痺了罪惡感,也輕鬆許多。
1403134.png


不過,群體精神產生扭曲。依靠負面的支柱為食,也只會更加沉淪

開始有小孩以虐待動物、聽牠們嚎叫的樣子藉以紓解壓力,畢竟整日都被悶在這不見日光的地方。

可是,那些行為我無法諒解。


我的想法始終都沒有變,不想去殺害牠們,我向銅鈴人努力學習俐落的刀法,即使下手也盡量不讓牠們感到痛苦。

至今仍有部份的孩子聞到血就會暈眩嘔吐,對於殺死小動物這事依舊下不了手他們認為這是善良的表現,會如此思考的大多是年紀稍長的孩子。
比方說,白蓮被評為善良,而我被貼上冷血的標籤。

即使自那次我代替白蓮陪同銅鈴人後,好陣子有些孩子會跟我說話、想做朋友,但其他沒過來跟我聊天的小孩們覺得我能不帶猶豫的殺死動物相當殘忍,也煽動大家慢慢疏離我。

最後被孤立在群體之外。

可是白蓮從頭到尾都待在我身邊,所以我不寂寞也不打算迎合他們、試圖打入圈子內。
如果動作太慢小動物會很痛苦,我……不想要牠們痛苦,因為牠們即使死掉,哀嚎也不會停止,就像那個小男孩每晚都在重覆被銅鈴人拖行時的哭喊。

雖然我看不見他,不過我曾試著依靠聲音判別位置,想與跟他說話卻不理會我……或許是聽不見我的聲音。
看見他的人似乎不在少數,不過他們貌似不怎麼想與小男孩接觸;他們認為那是自己的過錯,為了隱藏錯誤佯裝不知、視而不見。

──這是何等傲慢啊,現在的我臉沉了下來。
曾因師傅的關係拜讀過聖經,裡面所述七原罪描述精闢,比起天津國津長條項目要來得易懂。
這即是人性。

我無法幫助他。

或許這種想法也歸類在傲慢吧,其實我根本沒有餘力與能力去幫助他人。
當我與白蓮吐露心思,她淡淡一笑,將冰涼的手覆在我的眼瞼之上。

「這是沒辦法的事呢。」

「因為,眠澄還是個小孩子嘛。當然,我也是喔。」
她揮動瘦弱的手臂,說。

「我們犯錯了,才被關在這裡。」

「犯錯?」

我問道,她肯定似的點了點頭。

「嗯,做出不對的事情,看見不該看到的東西,聽見不該聽到的東西。」

白蓮落寞的笑了。

「眠澄不是也聽到了嗎?」

我沒有回答,白蓮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我們是壞孩子,才被關在這裡的,對吧……?」

像是要獲得肯定,白蓮握緊她懷中的玉珮;她說那是姐姐的遺物,她千方百計帶進來的,我沒有辦法回應她的希望,只能雙手環抱失落的心情入睡。

偶爾我半夜起來見不到身邊的白蓮,被褥的餘溫早已不在,被冷風凍涼的硬枕促使我下床尋找白蓮的蹤跡。

洞口聽見些微的談話聲,內容聽不清楚,但聲音我認得,那是在平房的幽靈婆婆,我不高興的想著,難道她又來欺負白蓮了嗎?
我偷偷的找了可以掩護自己的地方,窺視白蓮與婆婆。

「那個人要妳多小心。」

「……他還好嗎?」

「不穩定。」

她們的會面在幾句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對話下很快就結束,通常白蓮都會立刻回到房間裡,除此之外她的行動一如往常。
日復一日,我不曉得持續了多久,就算能用進食的時間來計算日子,那時的我知識不足也想不到這個辦法。

我們就像機械,在看不見陽光的日子裡持續做著同一件事情。在平房時也是如此,但現今空氣卻添上幾分凝重。

進食、睡覺、盥洗、處理食物、進食……

乍看之下枯燥的行程在我的眼裡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你可以感覺得出來這股氣氛彷彿蘊釀著什麼。

而且肯定絕不是好事。

我相信一定也有其他人這麼想,但沒有人敢說出口,宛若架在弓絃上的箭,瞄準何方誰也不知。
俗話說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箭擊發的那天很快就來了。

今天一大早,我們發現有幾位裝束相同、穿黑色和服的男人在大廳進進出出,不知道在忙什麼。

孩子們有意無意的視線飄向他們,當然我也是,畢竟在乏善可陳的日子裡到底能有多少新鮮事?我觀察著他們。

那些人面貌平庸,可是長得類型相像到忍不住起雞皮疙瘩,倒不是說他們長得很像,正面瞧依然有所區隔,只是臉的類型或多或少像是特意選過,每人都有著細眼、塌鼻、薄唇。

除了其中一位不太一樣,他眼睛大鼻子挺,長得英俊。

他們與銅鈴人交頭接耳低聲談話:

「預定變更,直接把他們送到那邊。」

「嘿?但是這群小鬼還沒下個階段……」

「來不及了,」聲音沙啞的男人急促地說道,他的身高是最高的。

「巫女撐不下去,沒時間磨蹭。」

「撐不下?」銅鈴人音量略為提高,「約好的時間還沒來啊,發生咋事來著?」

「彌太郎先生,誰允許你過問的?還有慶一,再多嘴小心你的舌頭。」

從頭保持沉默的英俊男子忽然用渾厚的嗓音冷冷地說,使我想到大鼓的鼓音。
高個子的那位聽見,低下頭賠了不是,而銅鈴人似乎沒想到會被當眾指責,臉色隨之一變,語氣陰沉。

「行,你們這些娘娘腔帶上小鬼滾邊去,咱醜話可先說,出了亂子要幫忙老子可什麼也不知,別妄想將皮球踢到這兒來。」

「謝了,我們還沒無能到指望你這個屠夫。」
男子語句尖銳,仍然保持一貫冷漠;銅鈴人眉宇之間擠成一團,顯然敢怒不敢言。

我覺得冷冰冰的男子看著眼熟,腦袋靈光一閃,想起他就是吩咐婆婆照顧我們的叔叔。
他冷若冰霜的態度與初次見面相較之下有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對待我們總是輕聲細語的,縱使很少見到他卻有不少小女孩喜歡他。

「時間差不多了。」

叔叔從懷裡拿出一個銅色的小東西盯著瞧,我想那是懷錶。

「我得去看巫女的狀況。彌太郎先生,明早前請你務必辦妥,當晚便要開始。」
他清咳了兩聲,轉身跨步離開大廳,身後那群人也連忙跟上叔叔,只留下氣得臉色漲紅的銅鈴人。

待黑衣人全部離去,銅鈴人才惱怒地轉身對我們吼道:

「喂!死小鬼通通集合,要慢了一步看老子砍不砍你!」

銅鈴人說到做到,因此大家也絲毫不敢悠哉的來。
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熟練的排成整齊的隊伍。
  1. 2015/01/11(日) 23:47:01|
  2. 創作 企劃 陰陽師公會
  3. | 留言:0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6) | 主頁 |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4)>>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曾經經過的貓咪

自我介紹

elin

Author:elin
BL、GL、BG三向通吃,主食BL,肉食性。
喜歡貓,夢想是能住在一棟可以養七隻貓的房子。
也喜歡枕頭,睡覺時被枕頭圍繞視為人生至福。

最新留言

最新文章

類別

Script by Lc-Factory
(詳細:Lc-Factory/雑記)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