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1001的電子之海

各種雜記放置區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4)

銅鈴人稀鬆平常地講解著肢解的方式,邊進行實際動作。
片刻,幾個人忍不住吐了,但是沒有吃飯所以只吐得出胃酸。

「哈,老子的提議總是對的。」

銅鈴人得意洋洋的說。

「要先給你們吃東西可就討厭,老子才不想待在你們吐得亂七八糟的房間呢。」


大家不是因為小男孩被殺才吐的,他沒有出聲,大家甚至也不覺得小男孩會痛呢。
年紀尚幼的我們還沒有建立道德感,僅僅依靠與生俱來那薄弱的良知來了解現況,我們沒能真正的理解死亡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我想是腥味催化作用的關係吧。
加上銅鈴人故意在說到臟器時,將示範到的部位掏出來強迫大家「欣賞」,孩童本能排斥滿載的惡意,血肉磨擦發出的滑溜聲響非常噁心。


而這個男人,也讓我覺得噁心。


「哎,老子也覺得幹掉這個小鬼有點可惜哪。」


銅鈴人自言自語地道,順勢轉頭看著我。


「妳很對老子胃口啊,可惜妳是女的,不能隨便出手。
 要真跟妳玩了,他們可會嘮嘮叨叨念個沒停,說什麼『童女很貴重』啦、『機會大很多』啦,
 要是男的咱們晚上可有樂子找。」

銅鈴人哀聲嘆氣的說,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

「畢竟男的沒什麼處不處女的問題嘛?妳說是吧?」

他像是徵求我的意見,將視線壓低,由下往上看著我,我沒有反應,呆若木雞的看著小男孩。
銅鈴人似乎也不在意,目光轉移到兔子上。

「喏,小姑娘,這下換妳啦?」

我被手上那溼熱的觸感喚醒,一回神發現男人將剛才經過「處理」的手緊握住我拿刀的手。

滑滑的液體掩飾了他那佈滿厚繭、硬實又粗糙的大手。
──就像,為了讓我不像手上的兔子拼命地想逃跑一般,力道壓在我的身上。



「……嗚…」


我全身抖動個不停,腥味與紅水刺激我的鼻腔與視覺,好不容易將差點爆發的情感硬生生吞咽下去,我渾身抗拒傷害這件事,不想殺掉那些小動物;我害怕傷害,不論是他人亦或是對己。

兔子使出全身的力氣掙扎,要是我稍一鬆懈,說不定兔子就會溜掉了。

「嘿,小姑娘妳不想動手?不動手也行哪。」

我咬緊下唇,點了點頭,銅鈴人則掛起陰險的笑容,說:

「喂!那邊那白色的傢伙,妳朋友不想動手,就換妳吧!」

「那個…!眠澄,會做!」

此話一出,我連忙出聲阻止銅鈴人,即使再怎麼害怕,我也不能讓白蓮接近他。

「那來吧,可別說話不算數呀。」

他興奮的說,看我懼怕的樣子似乎使他感到非常愉快。
我跪在地上,依照銅鈴人的指示壓住兔子的身體,其實這很困難,壓頭會被咬,壓身體力氣容易分散。
我將刀子架在兔子的咽喉上,等待銅鈴人告訴我接下來的步驟。

兔子意識到自己的危機,掙扎更是激烈,我慌了,於是又更緊的壓住牠,忽然兔子靜了下來。
明明什麼也沒做,我的力氣雖然比同齡的孩子要強了些,不過要徒手壓死兔子還是不太可能的。

況且兔子仍舊有呼吸,牠的身體放鬆著,與方才判若兩人,或是該說判若兩兔?表現得就好像牠完全放棄一樣。

「快啊!」

銅鈴人發出了命令。
我不斷拒絕著,又充滿矛盾地逼迫自己動手。

不要……

我握緊刀柄。

我不要……

調整銅鈴人教我的刀口角度。

──住手啊!

──拜託快住手!

──求求你!


高天原不是很偉大的神明大人嗎?

為什麼我的悲鳴傳達不了呢?

為什麼我跟白蓮要服從銅鈴人呢。

為什麼我非得要殺死兔子不可?

您真的存在──存在天上,對不對?

我只能猶如攀住浮木一般,緊緊抱住相信會獲救的希望來支撐搖搖欲墜的心。
接下來的事我記不清楚了,只回憶得起刀刃被磨得銳利,我……的臉上,黏著動物與人混合的血液。


兔子與人的共通點是什麼?

血的氣味與顏色都是一樣的。
……發出的哀鳴都是一樣的。


直到完成,我遵從銅鈴人的喜好,一滴淚也沒掉。
  1. 2015/01/11(日) 23:45:06|
  2. 創作 企劃 陰陽師公會
  3. | 留言:0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5) | 主頁 |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3)>>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曾經經過的貓咪

自我介紹

elin

Author:elin
BL、GL、BG三向通吃,主食BL,肉食性。
喜歡貓,夢想是能住在一棟可以養七隻貓的房子。
也喜歡枕頭,睡覺時被枕頭圍繞視為人生至福。

最新留言

最新文章

類別

Script by Lc-Factory
(詳細:Lc-Factory/雑記)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