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1001的電子之海

各種雜記放置區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2)

那段一成不變的時間若認真說起,對小孩子而言是相當枯燥乏味的。

除了每日進行的固定作業外,食物、衣服、作息時間甚至是看到的景色大家全都相同。
自從我來到這個地方之後就再也沒見過太陽。
我替『這裡』取了名字,而且只與白蓮之間用來代稱,可是不知怎麼流傳出去,大家都漸漸用那個名字來稱呼這裡了。
跟白蓮相處好些日子,我愈發覺她跟這裡的女孩有很大的不同……或者該說是格格不入。


白蓮經常看往遠方,也不主動談論自己的事情,更不像其他女孩在夜晚哭訴思鄉之情。

不哭不鬧,不撒嬌也不任性,只是靜靜的、像空氣一樣存在著,甚至面對幽靈婆婆(我們私下替婆婆取的外號)也絲毫不動搖。

雖然婆婆沒對她發過脾氣,可是常常叫走白蓮,而白蓮回來後總是帶著難過的表情,所以我非常討厭婆婆。
婆婆一定在欺負白蓮──當時的我一口咬定絕對是如此。

因為她是特別的。

……正確的說,她讓我覺得很特別,比所有的女孩都更像大人,白蓮不是與我、與大家相同的生物。

1403121.png

即使我偶爾視線轉到白蓮身上會感到沒來由的顫慄,她依舊吸引著我,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白蓮很不擅長穿和服,她練習了好幾次仍舊學不會,所以我每天起床時都會幫忙她穿好;偶爾菜色有變更,也會留下白蓮喜歡的食物送給她。我以小孩子做得到的方式,盡力表現對她的友好,只要看到她展露笑容,我也覺得很開心。

對別人好,就會被喜歡──那時的我單純這麼認為。
在無法分辨日夜、固定又無聊的生活中與白蓮一起行動成為我唯一的樂趣,可料想不到時光的結束會來得如此之快。

來到這裡大約經過了數周。

這天,我被外面敲打的銅鈴給吵醒,昨日被告知要進行第二次作業,所以當天不是睡在和房,而是附近的某個洞窟。
洞窟內設有石台,睡起來感覺與和室不相上下,只是比原本的地方冷得多,但還在我的忍受的範圍,其他孩子貌似就沒那麼堅強。

天然的鐘乳石洞聲音傳導力效果絕佳,加上空間構造的緣故,銅鈴迴聲相當大,所以大家很快就醒來、習慣性地立即穿好衣服整理儀容、進行盥洗,就這樣在規定時間內走出房外。

因為在『那個地方』要是遲了半秒,婆婆可是會嚴厲地在大家面前罵個狗血淋頭。
我跟白蓮走出看似是蟻窩的房間,眼前擺設數張木桌的大廳中間站著我們沒見過的男人,他手上拿著銅鈴,所以我認定他是剛才敲銅鈴的人。

陌生男人對我們來說並不是很稀奇,之前在和房偶爾見到;但,接下來才讓我們驚訝。

有許多與我們除裙袴顏色有些微不同、但裝束一樣的小男生也紛紛從蟻窩房魚貫走出。
我們毫不掩飾的互相盯著瞧,雙方都在竊竊私語,我知道他們很想大聲討論,但是聲音太大肯定會挨罵的。

敲打銅鈴的人似乎不想多管,一開口只告訴大家準備開飯,轉身就走了。
我反射性的跟上那個人,其他孩子也都選擇這麼做,忽然背後有一股引力使我不得不停下腳步,回頭一看,原來是白蓮在拉扯我的衣角。

「怎麼了?」
我問道,因為她神情十分微妙,坦白說並不像這個年紀做得出來的複雜情緒。

「……沒有…」

她用細如蚊蚋的低語說,同時緊捉住我的衣袖,看起來不想移動。
不過去可能會被罵的,我心裡想著的同時也說了出來,白蓮過了好陣子才像是同意,鬆開衣袖。

「……走吧。」

我牽起白蓮的手,想拉著她一起追上銅鈴人,聽他們迴蕩在室內的腳步聲已經有點距離了。
白蓮沒有抵抗,不過她的腳受傷,沒辦法像我那樣跑,所以我們是照原步調慢慢走的,差點兒追丟銅鈴人。

銅鈴人引領我們到的地方有很多小動物,像是兔子、公雞、小豬……等等,雖然數量不多但種類齊全,而且像是特意配合我們的身高,選的動物都剛好比我們小。

我的內心頓時產生不好的預感,白蓮似乎更早察覺,緊挨著我瑟瑟發抖。

「你們選一隻,當自己的飯吧!」

這是第二次作業……銅鈴人朝動物比劃了下說道。

「喏,拿好哩,不要碰到上面的部份,受傷就宰了你。 等你們這些死小鬼捉到老子再示範。」

他發給每人一把小刀,大家面面相覷,沒有人移動。
這與徒手就能殺,不會發出叫聲、感受不到體溫的昆蟲不同,連刀也沒用過甚至沒見過的小孩並不清楚銅鈴人給的是什麼樣的指令。

銅鈴人不耐煩的咂舌,用粗魯的口氣重申一次:
「喂,老子不想照顧你們這些死小鬼,叫你們選就選,不選就給老子走著瞧。」
恐嚇意味的言語一出,即使不懂他說的內容端看表情語氣也察覺得出對方散發的惡意,小孩子對惡意是很敏銳的。

因此這番話起了效果,孩子們開始有了動作,有很快就捉住小動物的小孩,也有被嚇到開始放聲大哭的孩子。
室內瀰漫名為哭聲的瘟疫,一個接一個,感染脆弱的孩童。

我注意到銅鈴人頗為不滿地沉下臉,眼神燃燒著寧靜的怒火,本能告訴我絕對不能哭,這個人很可怕,於是我側首瞄向白蓮,縱使淚眼婆娑,她也沒有哭,我吁出氣,這樣就不會被銅鈴人注意到了。
我低頭示意白蓮要去抓小動物,白蓮無助的望著我,單憑這一眼,我便了解她不敢,她需要我的幫忙。
我拍拍她的手表示要她放心,肯定會幫助她,然後回頭再度正視那些小動物。

我將刀子交給白蓮後走向被哭聲驚擾的小豬,牠拔腿奮力奔跑,但我不比牠慢,最終牠仍是落在我手上。
雖說順利捉到了,可是我發現根本抱不動,只好放掉小豬轉而捉兔子;兔子很會逃跑,我費了一番功夫才好不容易抓到兩隻不停掙扎的棕色兔子。

這樣任務就達成了吧,會被稱讚嗎?當時的我不明白刀子的用途,所以也完全不懂白蓮拼命壓抑什麼的表情。
我邊摸兔子的毛皮邊等待銅鈴人的示範。

付出行動的人手上幾乎都有屬於自己的獵物,現場已無人進行狩獵,餘下只剩哭聲沒有停止,
銅鈴人仍然被高分貝的聲音包圍著,直至最後像忍無可忍似的,抓住離他最近、正在哭泣的小男孩將他拖走,往動物區前進。

每個人臉上寫滿恐懼,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1. 2015/01/11(日) 23:38:46|
  2. 創作 企劃 陰陽師公會
  3. | 留言:0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3) | 主頁 | 【主線/朧月夜】三更再起幽聲(1)>>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曾經經過的貓咪

自我介紹

elin

Author:elin
BL、GL、BG三向通吃,主食BL,肉食性。
喜歡貓,夢想是能住在一棟可以養七隻貓的房子。
也喜歡枕頭,睡覺時被枕頭圍繞視為人生至福。

最新留言

最新文章

類別

Script by Lc-Factory
(詳細:Lc-Factory/雑記)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